零角度飛行

關於部落格
活著,就是要不斷的移動自己視野,與世界對話。
  • 12417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情義。藏雪 (5)關於羅碧淺淺文

突然間一名婦人手持匕首衝了過來:「還吾兒命來。」

突來的意外,本能出掌,一見那名婦人,瞬間驚慌收回發出的掌勁。

這一瞬間震傷自己,震斷匕首,也震飛那名行刺的婦人。

羅碧強忍被自身功力所震的內傷,舉步輕功快速接回婦人。

兩人眼神相望,婦人只見一雙熟悉碧藍的眼,迷惘之中用極輕的話語喚著名:「豔文。」

心頭一震,隱隱的痛:「想殺吾,叫你兒子來吧!」

語閉,只見那名婦人昏厥。

 

「軍醫,她如何。」

「婦人已無大礙,稍微休息即可,將軍身受內傷,先服藥吧!」

軍醫安安靜靜替將軍倒水看他服下藥,輕輕替他把受傷的手擦藥,默默退下。

 

望著婦人的臉,比多年前見面時更憔悴,莫名的心痛,糾結著心。

下意識輕觸她眼角的淚,輕喚:「母親。」

現實中不能說出的親情,在內心,如濤浪湮沒著夢,潮聲叩問著傷痛。

「還吾兒來...」婦人迷蒙悲傷呼喊。

羅碧一驚,慌亂抓著婦人的手,兩人眼神再次接觸,隨即驚覺緊握的手,他輕輕鬆開,婦人卻不願放手。

「你到底是誰,你不是羅天從的兒子,你是誰。」

「我...」下意識把眼神移開。

「將你面具拿下來,讓我看看你...。」她彷彿苦苦哀求著。

此時此刻再度撕扯自己,史豐州的兒子死了!這是無法回頭的選擇,他沒有資格成為他們的兒子。

 

門突然被打開:「羅碧這是怎樣一會事啊!聽說你受傷...」

這情景…

羅碧抽手,起身:「吾無事。」

千雪指著婦人,驚訝:「妳是...。」卻也說不出口。

望著那孤絕冰冷側臉,明白他的心比傷還痛。

「去喝酒吧!」千雪將人拉走。

 

 

PS

一直很想寫這一段的小插曲

但都零零散散寫在筆記裡

每次想寫腦中一直響著:「你史家,也要承受相同的痛苦。」(出自決戰時刻第13集)

原來他是多麼不願讓家人痛苦,所有苦他一個人承受。

真是傻孩子啊!傻的可愛。

也讓人心疼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