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角度飛行

關於部落格
活著,就是要不斷的移動自己視野,與世界對話。
  • 12417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情義。藏雪(11)關於藏鏡人淺淺文

回頭望向白衣者,卻見他一臉不悅的瞪著他,他淡淡一笑:「好友,你要那一張臉色多久。」藍衣者問道。

「吾就是不滿意你們替我準備的這一張面皮。」

「難道你要戴著面罩,到處行走?」

「不是說好要在孤雪千峰等待千雪嗎?為何這些日子我們卻到處行走?害吾...」雙眼開閉之間不滅傲氣:「這幾日戴著這可笑面皮,我不需要如此。」

 

想起那日千雪和溫皇兩人替他戴上面皮得意的樣子,而千雪笑容更是滿意自己作品,不得不讓人好奇千雪到底將他易容成什麼樣子。

見到鏡子裡的樣子像個柔弱書生,一股怒氣昇起,他恨不得伸手撕毀。

溫皇見狀即時阻止:「你不可辜負我和千雪一番好意啊!」

「說明你們的用意吧!別逼我動怒。」

溫皇:「從你身受內傷之後,苗王就派你平定一干番邦,你終日不休,內傷未癒強行出戰,就算是戰神早晚也會倒下。」

「笑話,戰神豈可膽怯。」

「皇兄已下旨要你好好休息,番邦之事你不用擔憂。」

「千雪,你...。」一股內心感動,不需言語的對望眼前的好友。

 

想起此事藏鏡人不由得一笑。

這一笑溫皇看在眼裡,心想:『人一但有了感情,就會迷失自己。』

 

經過村落不久,馬車停在陰涼處。

「好友,我有事要辦,你在車內暫待,千萬不可離開。」

「去那裡?」

手上羽扇搖一搖:「不用多問~」

深知好友行事必有用意,即然他不說,自己也不便多問,只是在這種小小村落能讓好友外出辦事的事情一定不單純。

心中突然昇起莫名的不安。

 

片刻之後,溫皇回來。

兩人眼神接觸,一個笑意眼神掩飾方才的殺意,另一個滿是疑惑。

「你...。」終於開口問道:「你去殺人,為何?」

「果然,還是瞞不了你。」

「何人?」

「一名畫者。」溫皇想輕描淡寫:「他不該畫了你。」

 



彷彿知道什麼,語氣之中未掩飾內心激動:「所以,方才騎馬離開的人是...。」

溫皇仍是一派自在:「方才確實看見他。」

稍微平靜,藏鏡人淡淡尋問:「他在此地養傷。」

「嗯...。」

知好友行事風格,臉色陰黯問道:「你...,你做事不可能那麼簡單,解藥拿出來。」

「嗯...,你要救他?」

沉聲說道:「藏鏡人只想堂堂正正決戰。」

一接觸他堅決的眼神,溫皇搖搖扇子嘆道:「唉!我可是為了你出去奔波,你三言二語就要解藥,枉費吾對你一片苦心。」嘴角仍微微一笑,從懷中掏出解藥:「拿去吧!」

心中感激回應一句:「多謝。」隨即飄然而起,一掠而去。

 

 

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

 

PS

 

這麼多年來,難得寫這麼長

趁現在一鼓作氣亂寫一把吧!!!

總之

好喜歡藏鏡人

好喜歡三人友誼的設定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